简介 首页

目录
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8章 巨额赔款 我原来这么有钱

第8章 巨额赔款

    第8章 巨额赔款    第8章巨额赔款    许东冷笑道:“就是他!”    当下,宁凡的脸色变得有趣起来,本来还要跟陈歌握手,他收了回去。    转而拍着陈歌的肩膀道:    “陈歌兄弟,呵呵,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了,你前女友杨雪我见过,挺漂亮的,这里,为我兄弟抢了你女朋友向你道歉啊!”    “对了,以后你要是来金陵商业街玩,就提我名就行了,提我名打七折!”    宁凡为表歉意,淡淡说道。    “宁凡哥哥,提你名也没用,因为这个穷家伙,根本买不起商业街的东西!”    这时候,赵一帆身旁几个女生捂着嘴笑道。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倒是我冒昧了!以前听陆阳说他看上了一个穷逼的女朋友,我还以为他女朋友好看不了哪去,结果那天到你们学校一看,挺漂亮的,所以就下意识觉得陈歌朋友很有钱!”宁凡笑道。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哈哈”许东大笑:“当初凡哥你给陆阳那小子出主意,把杨雪那美女约出来用钱砸,结果陆阳回去用了半个小时聊微信,杨雪就答应了!”    此刻,陈歌的舍友杨辉他们已经是满脸怒气。    就连马晓楠也是一脸的怒容。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?有钱了不起啊?”    杨辉站起来吼道。    宁凡眼皮微微一跳:“朋友,不是钱的事,现在,谁给女孩最好的爱护,谁就才配拥有美女!让赵一帆美女说,我说的对不对?”    赵一帆此刻一直在宁凡的气质。    宁凡处事不惊,极有风度。    加上对陈歌的恶劣印象,她微微点了点头。    杨雪她见过,陈歌这种人根本配不上。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觉得,穷的人就该死?穷的人就不是人?你们有钱,就可以破坏别人的感情?就可以把别人肆意玩弄?”    这时候,一直在忍耐的陈歌站了起来。    他红着眼睛,攥着拳头。    怒不可遏的望着宁凡。    他们一直戏耍自己,讽刺自己。    陈歌本来想忍着,今天毕竟是晓楠的生日。    但现在,陈歌忍不住了!    而赵一帆厌恶的看向陈歌,这个人不光穷,而且如此没度量,别人说他几句都忍不了?    一旁的黄毛则一下怒了。    “陈歌,你他妈的敢这样跟凡哥说话,你牛什么啊?”    为了在宁凡面前表现自己。    黄毛拿起一个酒瓶,就朝着陈歌扔了过去。    他打陈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    更何况是在宁凡宁少面前。    “陈歌小心!”    杨辉眼疾手快,急忙把陈歌拉到了一旁。    啤酒划过一条抛物线,径直飞了出去。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。    门口处摆放的风水大鱼缸应声而碎!    哗啦啦!    全都落在了地上。    “这”    黄毛一下愣住了。    脸色直接白了。    就连许东跟宁凡,都是眼皮跳了跳。    “靠!这是风水鱼,特么的挺贵的!”    许东瞪向黄毛,语气中已经有些惊恐的意味了。    黄毛吞了口唾沫:    “东哥,凡哥,我没想到陈歌这个穷逼躲开啊,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    说完,黄毛狠狠的瞪向陈歌。    “就是啊,不能怪黄毛,陈歌,挨一下就挨一下,大不了给你钱,你躲什么?”    几个女生也吓坏了,毫无疑问,她们全都怪躲开的陈歌!    “什么事?”    这时候,外面听到动静的服务员,立刻随着一众保安走了进来。    看都贵宾包厢的风水鱼缸打破。    保安头子瞪向屋内的一众人:    “他妈的,谁干的?”    风水风水,这是马来西亚的风水鱼,里面的东西说法很多,主要是太贵了!    可直接给打烂了!还是他值班的时候。    保安头子都有些傻眼。    “彪哥,误会!要不然我去跟飞鸿哥说说?”    宁凡一看,掏出一颗烟来直接凑上去。    张彪抬手一挡,“哎?宁少,别误会不误会的,这风水鱼缸的价钱你也知道,这件事我可帮不上忙,得立马联系经理!”    很快,张彪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。    不多久,便有一个三十多岁,带着一群人的男子走了过来。    他便是帝皇ktv的经理,李飞鸿。    “飞鸿哥!”宁凡笑了笑。    李飞鸿看了看满地狼藉。    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“小凡,你怎么搞的?砸我场子?”    “哪里敢飞鸿哥!是我一个兄弟不小心,把风水鱼缸给砸坏了!”    宁凡客客气气的。    虽然飞鸿哥只是一个经理,但金陵商业街混的谁不知道,他是李振国李总的打手出身,是李总的心腹。    就连自己的父亲见了飞鸿,都得客气三分!    黄毛这时候吞了口唾沫站出来:“飞鸿哥,刚才我一时气大,用酒瓶子打他,结果他躲了,才砸了风水鱼缸的!”    飞鸿瞥了眼黄毛。    随即,他一脚将黄毛踹翻,抄起一个酒瓶子直接打爆了黄毛的头。    “靠你妈的!你气大,老子还气大!”    “啊!”    一众女生都吓坏了。    “这件事怎么办吧?这套风水鱼缸是用来配合这间包厢装修的,原本打坏应该赔双倍,四十万。但现在,看在小凡你爸的面子上,原价赔,二十万就行!可别说飞鸿哥不给你面子!”    说完,李飞鸿双手插着口袋,直接走了出去。    自然有两个保镖守在门口。    “怎么办?东哥凡哥,我身上只有五千块钱了!”黄毛捂着满是鲜血的脑袋站起来。    许东算了算:“我身上就还有五万!妈的,那是老子下个月的零花。”    马晓楠直接气坏了。    但现在,毕竟大家都是给她来过生日的。    没道理出了事,她不管。    当下她道:“我还有一万多!”    包厢里的十几个人,全都凑了凑。就连赵一帆也决定拿出一万多来。    结果最后,凑了还没十万块钱。    “你们先想办法,我去找飞鸿哥,看他还能不能通融通融!”    宁凡说了句,直接溜了出去。    通融个屁。他可不想拿这冤枉钱。    包厢里的人,直接犯难了。    “我这生日就不该过!我给我爸打电话就是了!”    马晓楠急的一跺脚。    赵一帆拦住她:“晓楠,这钱怎么能让你拿大头,谁最开始惹的事,就是谁的主要责任!”    说完她看向陈歌。    “陈歌,如果不是你先对宁凡哥那样口气,黄毛会打你么?怎么?现在不硬气了,你脾气呢?”    赵一帆冷声道。    “就是!”    一众女生也开始附和。    马晓楠急道:“求你们了,别再说陈歌了行不行,这个钱,你们谁都不用出,我过生日,无论怎样,这钱我出!!!”    说完,马晓楠就开始给她家里打电话。    而舍长杨辉他们虽然很想帮忙,但他们一个月生活费才一千多。    陈歌现在心里虽然很气。    特别是宁凡许东跟黄毛。    但是,见马晓楠这样,陈歌不忍心了。    这家店虽然是自己的,但那个李飞鸿也不认识自己。    陈歌在包厢里也不方便给李振国打电话。    当下便是淡淡说道:“我先去趟卫生间!”    说完,陈歌就走了出去。    而陈歌走出去以后,赵一帆她们的眼睛都快瞪大了:    “我去,我赵一帆活这么大,见过怂的,就没见过这么怂的!连个女生都不如,居然跑了?”    而陈歌现在已经到了卫生间。    就他自己,保安也不会说什么。    卫生间里。    “振国哥。”    “陈少!喊我振国就行了,您有什么吩咐?”    “我这边碰到了点麻烦”

收藏 评论 打赏 送花 Aa 字体 离线 夜间 滚动

作品评论

取消 提交

我的余额: 0金币

减少- 100金币 增加+

确定打赏

我的余额: 0金币

余额不足 充值

我的花朵: 0朵

减少- 1朵 增加+

确定送花

Aa- Aa+

Aa Aa Aa Aa

离线预读取,断网也能读

已缓存至0章

预读取后续20章

60

- +

单击 弹出菜单

双击 开始滚动

我的红花: 0朵

没有足够的红花
(每消费100金币获得1朵)

我的余额: 0金币

余额不足 充值